TOP

一大学生因网瘾对父母多次下毒,亲属向法院请求精神鉴定
2008-11-18 19:34:49 来源: 作者: 【 】 浏览:4189次 评论:0

2008年11月8日,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通过专家论证,网络游戏成瘾被纳入精神病范畴,令等待二审判决结果的胡安戈犹如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随后,胡安戈的亲属正式向四川省高院寄出申请,请求对他沉迷网络毒杀父母时是否患精神病及其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这是全国首份此类申请。但四川省高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络成瘾因素将不会体现在该判决之中。

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冯卫国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在医学上被认定为精神病的人,在犯罪后也只有经过司法精神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才会被评定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是否需要负刑事责任。

毒杀父母受谴责

2007年7月24日,与平时一样,胡安戈安静地坐在客厅的饭桌前,等待着在厨房做饭的母亲和在书房上网的父亲一起吃中饭。这顿饭,有一大碗凉拌牛肉。在父母吃着牛肉下饭时,胡安戈没有向这个碗里动过一下筷子。

吃完饭后,胡安戈的父母回到卧室休息,而他偷偷藏好了父母的手机,走进固定电话所在的书房,反锁上房门,开始上网玩游戏。不久,隔壁传来了母亲呼唤儿子拨打120急救电话的声音。

但是,此后整整2个小时里,胡安戈如同蜡像般凝固在电脑前,他机械地点击着鼠标,沉迷在网络游戏的世界里。直到隔壁父母痛苦的呻吟声在空气里消失,他才离开电脑。

随后,胡安戈将拌有毒药的牛肉倒掉,并将碗具清洗干净,然后先后拨打了120急救和伯伯胡自平的电话。

胡自平接到侄子胡安戈的电话,赶到了弟弟家中,他看到的是胡安戈满眼泪水。在卧室里, 他49岁的弟弟躺在床上, 45岁的弟媳妇扑倒在沙发旁的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在他们的身旁,均遗留下一大堆呕吐物。当胡自平看到胡安戈的父母手嘴发黑,便打110报了警。

据胡自平回忆,当天下午3时40分左右接到了侄儿的电话,他带着哭腔说:“不晓得为什么,我的爸妈都躺下了。”

记者了解到,当面对警方的询问,胡安戈保持了一份异乎寻常的冷静。他称,前一天晚上自己上网到第二天凌晨,睡得晚,直到父母叫他起床吃中饭,当他起来时,父母已经开始吃了。当说到中午吃了什么时,他只提到木耳炒肉和西红柿蛋汤,而没有提及还有凉拌牛肉这碗菜。

同时,他还向警方讲述,在吃饭时,父母在吃饭时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从来没见他们吵得那么凶”。当他睡完午觉起来后,便发现父母已经不省人事。他对警方说出自己的猜测,可能是感情一直不合的父母发生激烈的争吵后,母亲投毒杀死父亲后畏罪自杀。

但是,警方掌握的一个新线索让这起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警方在胡安戈的电脑中发现,他曾以“请问可以毒死人的毒药如何购买”、“购买毒鼠强”等为关键词在网站上进行搜索。最终,胡安戈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不是第一次下毒

随着案情的逐步揭开,令许多人惊讶的是,在案发10天前,胡安戈已经对父母下了第一次毒手。

7月13日晚上,胡安戈将事先购买的20包“毒鼠强”倒入吃剩的菜中。为了制造自己不在现场的假象,胡安戈当晚驾车离开射洪回到绵阳。次日一早,父亲胡明吃了有毒的菜,出现中毒症状,母亲孔丽萍急忙将其送到当地医院抢救,幸运脱险。

胡安戈的叔叔胡军认为,侄子胡安戈毒杀父母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他至今仍对胡安戈实施两次投毒感到疑惑不解,“在第一次毒杀父母不成后他怎么不收手呢?他没有感到后悔吗?”

2006年,20岁的胡安戈从绵阳师范学院成人教育学校毕业后,留在成都却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平时就待在出租房内玩网络游戏《传奇Ⅱ》。

去年3月,胡安戈回家告诉父母,自己想在咸阳做水产生意,希望父母能出钱资助。父亲从家里拿了5万元给他,可他却将这笔钱用来购买游戏装备。为了应对父母,胡安戈甚至还专门买了一个咸阳的手机号。3个多月后,5万元钱很快被他挥霍掉。

此时,胡安戈心中也感觉越来越紧张,担心此事会不会东窗事发。他事后对警方陈述说:“觉得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期望,怕父母对自己失去信心。”7月份,父母对回到射洪家中的胡安戈产生了疑心,提出要他拿出账本来查账。父亲的话有如一根钢针扎进了胡安戈敏感的神经,杀死父母的荒唐念头冒了出来。

据《法制周报》记者了解,胡安戈的父亲胡明是射洪当地一家酒厂的负责人,母亲孔丽萍家境也很优越,他俩在外人的眼中看起来很是般配。

但了解他们的亲属却说:“那只是表面上的,其实两个人性格不合,吵架后会赌气很长时间。”而与其母相熟的人说,因为孔丽萍个性较强,常因生活琐事与胡明争吵,胡安戈生活在这个家庭里,难免产生不满情绪。案发后,许多人将此事称为“忤逆子犯下的恶行”。

记者了解到,辩护律师代长春在会见胡安戈,询问他杀害父母的动机时,他称“是想让父母得到解脱,不在人间继续受苦。”

内向的网瘾青年

其实,年仅21岁的胡安戈,在平常人眼里,只是一个内向沉默、喜欢玩电脑游戏的男孩子。

即使是他的亲属,对他的评价也仅仅能用“孤僻”、“幼稚”、“阴”等词语形容。记者从射洪当地了解到,由于胡安戈小时候脑袋摔伤过,留下了后遗症。他的叔叔胡军也说:“他就好像15、16岁的娃,根本不像已经20岁了。”

当“大学生毒死父母”的事件被媒体报道后,胡安戈的一位初中同学在网上留言说,听说这件事后很震惊,但他觉得胡安戈根本不算一名真正的大学生。因为他的学习很差,是全班倒数几名。

而与其在成都一起居住的合租者,对胡安戈的认识,也只停留在“独来独往,没啥朋友,遇事不着急,有事憋在心上” 。 他们对胡安戈最深的印象,只是“白天睡觉,晚上上网”。

事实上,只有与胡安戈相熟的朋友才能了解到他的性格,而对于普通人甚至是自己的亲属,他一直将真实的自己隐藏得很深。或许,也没有旁人想真正走进这个沉默孤僻的青年内心之中。

在一位与胡安戈关系亲密的的大学同学眼里,胡是一个能说会道、待人真诚的朋友。当胡安戈在网上得知“毒鼠强”(俗称三步倒)毒性很强,能致人死命时,他便找到这位住在外地的同学,请他帮忙寻找。

他的这位同学说:“胡安戈称射洪家里最近耗子很多,但当地的耗子药不好,毒不死耗子,他在电话里让我帮忙买耗子药,并苦苦哀求,我只好答应了。”在同学的帮助下,胡安戈在梓潼县的一个地摊上找到了“三步倒”,先后2次各购买了20包、45包。最终,这些耗子药成为胡安戈实施忤逆恶行的致命武器。

令人稍微觉得意外的是,在成都租房居住向来独来独往的胡安戈,曾经还交过一个女朋友。每次他的女朋友来找胡安戈,也会用他的电脑上QQ,打打QQ游戏。

他的女朋友觉得,胡安戈虽然有点内向,但举止、言行很正常,甚至还喜欢和他的父亲发一些相互关心的短信

申请精神病鉴定求轻判

去年12月,四川省遂宁市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胡安戈死刑。胡安戈提起上诉,今年9月份,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二审。

胡安戈的代理律师代长春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被关押在看守所的胡安戈,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已经后悔不已。

在二审庭审中,胡安戈甚至写下一封血书,对自己犯下的罪行进行忏悔。随后,其奶奶、外婆等亲属也向法院提交请求书,希望法院能给胡安戈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2008年11月8日,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通过专家论证,“网络游戏成瘾”被正式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据了解,由北京军区总医院制订的《网络成瘾诊断标准》将在全国各大医院,特别是三甲级医院的精神科推广使用。

此标准的通过,让胡安戈毒杀父母案在二审判决期间再起波澜。

胡安戈的亲属获悉后,称依照胡安戈平时的性格,毒杀父母的行为不像是他正常的做法,“他终日沉溺在网络游戏中,上瘾较深,做出这样的行为和他玩网络游戏有很大的关系。”

随后,胡安戈的亲属正式向省高院寄出申请,请求对他沉迷网游毒杀父母时是否患精神病及其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之前,相关机构曾对胡安戈进行鉴定,但并没有考虑沉迷网游这一因素。

但是,四川省高院刑事审判庭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表示,即便《网络成瘾诊断标准》将网络成瘾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也不一定会影响到司法鉴定中的刑事责任的认定结果。

“判断一个人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不是以他有无精神病来判断,而是以他在作案时是否具有认知和控制能力、是否能清醒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而定。”该负责人说,对某种事物上瘾并不能改变他的刑事责任,不能因为被告人上网成瘾、吸烟成瘾、喝酒成瘾等因素,就区别对待,“网络成瘾因素,我们现在不会体现在判决中。”

目前,胡安戈还在等待四川省高院的二审判决结果。

不会对审判造成直接影响

胡安戈作为一名网络成瘾者犯罪,是否可以因《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的出台被认定为精神病患者犯罪,从而影响到该案的判罚结果,获判无罪或者轻判?

11月16日,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冯卫国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说:“社会上有种说法,精神病患者犯了罪也可以免受处罚,这种想法非常片面。”他解释说,法律只规定司法精神病学认定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发病期犯罪免于刑罚,并不是广义的精神疾病患者。

冯卫国教授表示,医学上认定的精神病理诊断与刑事司法鉴定是有区别的。对于精神病患者的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我国《刑法》第十八条明确规定两个要件:一是医学要件,即必须是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二是法学要件,即犯罪嫌疑人在犯案时是否具有辨认或控制能力。

据记者了解,在我国对精神病的医学鉴定,每一份针对犯罪嫌疑人的精神病鉴定书上都有一项必不可少的内容,即刑事责任能力的评定。冯卫国教授强调,在医学上被认定为精神病的人,在犯罪后也只有经过司法精神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才会被评定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是否需要负刑事责任。

冯卫国教授指出,《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的推出,只是医学临床的诊断规范,属于医学行业的技术规范,尚未得到司法精神病学的认定。在胡安戈毒杀父母案中,其玩网络游戏成瘾的事实可以作为法官判决的一个因素进行考虑,但目前这个标准不会对我国的刑事审判造成直接影响。(来源:湖南电视台-etv《法制周报》) (本文来源:红网 作者:邓益辉)

Tags:网瘾 责任编辑:椰子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一位80后的mm给巩利的公开信 下一篇为逃避执法检查一饭店老板“成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77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06011668号
联系方式:coolcools@163.comQQ:189074 Powered by 飞羚工作室
关于清新椰香 | 广告服务 | 合作咨询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