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休闲频道 -> 户外影文
关键字:
类 型:
 最新文章

·徒步庐山,上山下山全纪..

·武夷山泰宁游,上清溪漂..

·购物天堂香港3日自由行..

·佳丽粉香,十里秦淮难醉..

·琼北七日游,体验不一样..

·一个上海男人的丽江艳遇..

·传说中的日不落帝国 英..

 热门文章

·徒步庐山,上山下山全纪..

·疑是银河落九天,德天大..

·走近非洲三大怪湖之燃烧..

·深夜,我在兰桂坊泡吧

·土耳其,第一次的亲密接..

·18岁美少女模特的20种不..

·武夷山泰宁游,上清溪漂..

 推荐文章

·土耳其,第一次的亲密接..

·西沙 望断天涯

·走近非洲三大怪湖之鬼湖

·赤柱:转身汹涌没红尘

·如梦似幻雾凇岛

·短租:异地“安家”好过..

·北京攻略个性版

突尼斯 醒来无梦
TOP     [ 录入者:椰子 | 时间:2007-09-03 16:29:42 | 作者:未知 | 来源: | 浏览:1286次 ]  
博客杂志提供文 摄/达雅

一个城市,一个沙漠,一个多情的民族……千百年来,在地中海灿烂如花的阳光下织造了人世间最动人的梦境……

  突尼斯市,涂抹最鲜艳的色彩

  对突尼斯市的第一印象,是阳光。

从多哈乘五个小时的飞机行来,正是突尼斯时间下午三点钟。突尼斯机场狭小,但不拥挤,透过玻璃看到洒得遍地都是的金色阳光,一路奔波的疲倦就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突然间,我就开始很兴奋,全身的细胞都在一点点绽放,心下想沐浴阳光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于是睁着好奇的眼睛跑到大厅外面,看那阳光正好,好似有着古希腊雕塑般的铜金色,照射在对面开车的女郎脸上……想象中,突尼斯市应该是炎热的,可此时却是31℃的气温,却丝毫没有热的感觉,有风掠过面颊,我想,那风,是来自海上的。

  奔放多彩的民族

  一直以来,我都会认为阿拉伯人是最封闭的民族,看过多哈大街上走过全身黑纱的女人,就更加证明了如此想法的准确性。而自下飞机那一刻后,车子三转两盘旋在突尼斯城的大街上,不知是不是司机心情灿烂,也把车子开得如此“耍”利,连续超车,而被我们超过的车内,总会有一两个装扮时髦的女子、相貌英俊的男子微笑着、摇着手冲我们Say Hello!任任何一个初到此地的人都心情大好!那时,我才知道,阿拉伯人竟然也是这样开朗奔放。

  突尼斯市的阿拉伯人热情和奔放,我想那来自经久以来的教育和根深蒂固的文化影响,看突尼斯市的建筑就知道了这一切。有着梦想和创造力的人一定是精力充沛思想活跃的人,生活在突尼斯市的阿拉伯人就是这样的民族,他们把欧洲的古堡、阿拉伯的传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融合成为一种另类的建筑艺术,有梦幻、有传说、有故事……它们仿佛盛开在海水之上,永不衰败。创造如此传奇的人们又突发奇想般把白色用得彻彻底底,毫无遗漏,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砖石……这些铺天盖地的白色是突尼斯市最明亮的色彩,把棕榈树的绿色、椰枣树的茂盛、橄榄树的招摇全部不放在眼里,比街道上盛开鲜花的大红大粉更肆意、狂放。有人这样形容突尼斯市,说它是一朵美丽的白色睡莲,传说希腊神尤利西斯带着船员在地中海中漂浮,当行驶到突尼斯湾看到这朵莲花时,船上所有的人都为其特殊的美丽而震惊,于是就决定在此扎根繁衍。

  海上的一朵睡莲

  让我们从建筑开始爱上突尼斯市吧,而后去闯入创造这个北非童话世界的人们的生活。街头终日人满为患的咖啡馆、生意繁忙的面包店、满街匆匆而过的身影、穿着高跟鞋戴着大太阳镜的时髦少女、戴着鲜艳头巾的花样少妇、热情而又俊郎的小伙子、抽着水烟闲散的老人……随便一瞥,突尼斯城就是一个这样的镜头。

  突尼斯人没事时,准会坐在咖啡馆里消磨时光,但按照阿拉伯人传统的思想,泡咖啡馆的还是以男性居多,也许是男士们无聊得透顶,泡咖啡馆的男人除了喝咖啡外,就会对着一个走过来的漂亮女人吹口哨,那个意思是“嗨,你真正点!”在如此环境下长大的突尼斯女人对这种口哨声不仅是认同,而且还很受用。据说,以前一位突尼斯女人到北京生活,结果没呆两个月就逃之夭夭,原因是北京的男人太木纳,不仅不会对女人们口头奉承,就连口哨都不曾吹过一声。

  去突尼斯人的咖啡馆是不需要单挑任何时间的,只要早起点晚睡点,而转突尼斯市是需要花时间的。从居住的酒店一直向南走,便是突尼斯最繁华的商业区布尔吉巴大街,同时也被称为“香榭丽舍大道”,街道两边,咖啡店、商场、饭店一家挨一家,偶然还要停下来去躲避有轨电车——被老北京俗称为“叮当车”,可这叮当车可先进得厉害,除了在街区铺设轨道外,一切都是超现代化。

  突尼斯市的商店比较中规中矩,虽然都不很大但都在橱窗里热热闹闹地摆着衣服样子和价格,有着上个世纪欧洲的影子,据说,突尼斯城商场内的高档时装和化妆品都是从邻国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地进口的,也许是因为人口少,看起来比较像国内的小店铺。除了逛商店外,还可以看的就是大街东头的共和国广场,矗立着布尔吉巴总统的铜像;而西头是突尼斯人颇为引以自豪的独立广场,广场的中央是突尼斯古代著名历史学家卡尔敦的铜像。

  巴赫多的马塞克

  在突尼斯城,另一个最震撼人心的就是巴赫多(Bardo)博物馆;也有人说,突尼斯的巴赫多特博物馆是世界上最美的博物馆之一,的确如此,灯火辉煌的博物馆内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杰出、最完美的古罗马镶嵌画,不管它是描绘着十个世纪前的一个人、一个动物、一个场景、还是一棵植物,那桢桢幅幅的马赛克拼画使我们这些见多了古老艺术的东方人慨叹,我们难以想象这个古老国土的繁荣过去,难以想象人类文明所函概的一切,在这个地球上,在同一时刻在不同的经纬,不同的人们在用着同样的双手创造着怎样的伟大和传奇。

  缤纷、鲜艳、多情,这就是突尼斯城!

  迦太基,晨昏三千年

  迦太基(CARTHAGE)遗址位于突尼斯城北,车窗前的景色刚有些转变时,那个著名遗址的公园大门就出现在了眼前。没有考证过比萨山(BYRSA)的高度,一旁的地中海满满地堆在眼前,觉不到山的存在。微风吹过溢如盈水的海面,却没有掀起一丝波涛,平平静静淡若千年的铜镜。

  平日热烈的阳光突然间也变得沉静而安宁,穿透空气,直射到眼前,金色的。也许,它也在回首迦太基的故事与尘烟。三千年的晨昏,一切都变了样。

  迦太基古城

  人说迦太基古城遗址是来突尼斯必须要看的地方,一步步踏过去,不小心就激起那灰白色的尘埃,心想,这土应是比迦太基还要古老的。迦太基最触目的是,是海边那根孤独残存的柱子,在两端雕琢着罗马式的券柱花样,有着远处蔚蓝的海有今日快快乐乐拥在它前边拍照的人做背景也不觉得凄凉,升出别有的美来。遗址不大,按书索引去寻觅那旧日的剧场、公共浴室、祭坛、剧场、别墅和渡槽,看那海风吹蚀的班驳墙壁,在脑海中去还原那幅旧日都市的图画有些牵强,遗址只是遗址,所有的蓝图都被时光埋葬在了过去,所以的故事都随着新事物的生长长眠在了过去。没有十足的想象力,却足可以想起英国伟大画家透纳笔下的那幅《黛多创建迦太基》,远处航船的风帆、美丽的白色宫殿、河边的浴女……18世纪出生的透纳把三千年前那个建立在北非神秘国度赋予了无尽的生命力,使人们在面对沧桑的迦太基遗址时想象不再虚无。今人看到的迦太基古城是被罗马人重新修复的,也许这就是今日迦太基在丝丝屡屡间都有着罗马影子的原因:偶然出现的罗马字、罗马式的花纹,就连透纳画中所表现的也不例外。

  其实,不是考古学家,人们对于迦太基女王黛多的兴趣往往多于这个古老文明的自身。沉迷过莎士比亚戏剧的人一定也会回忆起《暴风雨》中贡柴罗、安东尼奥以及阿德里在安克拉莉贝尔公主跟突尼斯王大婚的之前关于黛多(Dido)寡妇的对话,那位在莎士比亚的笔下都很绝色的美女,便是三千年前在突尼斯土地上有着非凡权利的女王,伴随着女王的是一段哀婉的爱情悲剧。

  黛多的爱情悲剧

  因为迦太基,黛多如同突尼斯土地上尘烟里埋藏的一朵艳丽花朵,使每一位今日的突尼斯人怀念、憧憬,更使每一位站在今日迦太基遗址前的异乡人慨叹。黛多是腓尼基人,是泰雅国的一名公主,和人神大战的特洛伊战争同一年代,元前1193—1184年。嫁给富豪之后,丈夫被她的兄弟谋杀,迫不得已,黛多连夜逃出泰雅,几经辗转最后来到了北非,在如今的突尼斯亚创立了迦太基国。就如透纳的画所展示的一样,黛多创建的迦太基兴旺昌盛,国力富强,而这种情况随着埃尼亚斯(AENEAS)的出现而在顷刻间消亡。

  埃尼亚斯,是维纳斯的私生子,也是特洛伊战争中的特洛伊城的王子和军队的统帅,极其枭勇善战,有战神阿雷斯的暗中相助,曾经一度让希腊人闻风丧胆。可惜的是奥底修斯的木马记得逞,特洛伊人没听拉孔奥和卡珊德拉的警告,经过十年的抵抗,特洛伊城在一晚沦陷。在屠城的混乱中,埃尼亚斯背着年迈的父亲,和儿子逃出了特洛伊。后来他把被打散的部下纠集在一起,发誓重新复国,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漂流,后来人维吉尔的长篇叙事史诗“埃尼亚德”,便是根据埃尼亚斯的传奇故事写成。

  埃尼亚斯部队在地中海上漂泊,突然遭到赫拉的发难,舰队在海上遭遇暴风雨,几乎全军覆没。他被冲到北非海滩,那正是绝色美女黛多的王国。衣不覆体,食不果腹的埃尼亚斯,被母亲维纳斯领到了黛多的王宫前,与此同时,为了帮助儿子找到一个稳固的驻地,维纳斯暗中施法,让黛多喜欢上埃尼亚斯。

  黛多与埃尼亚斯一见钟情,思考再三后接受了他的示爱,自愿委身于埃尼亚斯。并允许埃尼亚斯以及他的部队在迦太基长期驻守。夜夜欢歌的埃尼亚斯沉迷在情人以及战争之后的安逸中,这引起宙斯的不满,他派带翼使者MERCURY下凡,找到埃尼亚斯,让他光复特洛伊城。于是埃尼亚斯恍然大悟,当晚偷偷纠集旧部,离开迦太基,留下绝望之极的黛多,用埃尼亚斯留下的宝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黛多在临终前曾发下了毒誓,让迦太基人和埃尼亚斯的后人永世为仇。而埃尼亚斯在离开迦太基以后再辗转来到了意大利后,娶了拉维尼亚公主为妻,而埃尼亚斯的子孙,随后便建立了辉煌的罗马帝国,完成了复兴特洛伊的大业。而罗马帝国和迦太基后来也确实成了仇敌,为了争夺地中海的制海权先后打过三次普匿战争(PUNIC WARS)。黛多的迦太基国,也以被罗马所灭而告终。

  这段历史画卷中浩淼而绵长的故事,不仅在透纳以及众多的画家的笔下再现过,更在《奥德塞》中出现过,后来还被英国作曲家亨利—普赛尔(HENRY PURCELL)在1689年创作成为歌剧“黛多与埃尼亚斯”;而最短小精悍的就是英国诗人乔叟的名诗“虚名之屋”,1978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将迦太基遗址列入第一批“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名单中。突尼斯政府在这个遗址建立了国家考古公园。

  西迪布塞,蓝色海洋之心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可以任意穿梭时空,选择一个美丽的地点对你爱的人说“永远”,那么就到西迪布塞来吧,我相信,西迪布塞的美可以把任何枯燥的语言融化成为一首最动听的歌曲,去浇灌一棵即便已经在逐渐枯萎的爱情树。

  去西迪布塞,要从突尼斯城搭车向北走,一路穿行盘山公路,一路看着白色的古堡般的小房子在车旁唰唰倒过去,就这样还没跑多久,车就嘎然而止,西迪布塞如一幕没有让任何人的视觉神经准备好的超级风景画创入的眼里,而你一切陈旧的审美、昏睡的意识都会在这惊人一瞥间被震撼被刷新,它——太美了!

  西迪布塞的阿拉伯语名字应该是西迪·布·撒以德(SIDI BOU SAID),因为饶口,来这里游玩的人就把其发音成为法语的“西迪布塞”,距离突尼斯城18公里,我想,若是有任何东西能够促使我再次前往突尼斯,除了那让我这个流浪的人所向往的撒哈拉大沙漠之外,在这个美丽小镇上住上那么一阵,应该是最直接的原因了。

  传统的白色古堡、白色的平顶屋、白色的别墅沿着曲折的山地层层叠叠展开,那条石板路泛着淡绿色的青光,高高低低地把人引向童话里;艳粉色的布甘·威廉茂盛地盛开着,从各家白色的墙头探出脑袋来,偶尔风过,便是一袭醉人的熏香。这也还不是最美的,很多突尼斯人的家庭以白色为整体的装饰,却以蓝色作为窗户和门的颜色,而在西迪布塞,蓝色是除了白色以外的一种最神奇的颜色,蓝色的窗、蓝色的门、蓝色的屋檐、蓝色的椅子、蓝色的廊柱……这些耀眼的蓝色使西迪布塞被人们昵称为“蓝色小镇”。那些蓝色门窗的制作工艺让人慨叹,精雕细琢的圆顶拱门还以黑色圆钉扣出特别的图案,融合了安达鲁西亚与阿拉伯的建築风格,美得令人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去用相机记录下来,如何在心里记录下来。

  有人说西迪布塞是北非最美丽的小村落,它的美更可以和希腊闻名于世的爱琴海畔的蓝白小镇抗衡,没有去过希腊,我只看过那个多情小镇的图片,直观上觉得那个小镇有些时髦、有些现代化的琉璃质感在里面,没有西迪布塞的热闹风情,真实、从容,更有着惊世繁花下的平平淡淡的生活,更洋溢着一种漫天漫地的幸福。

  小镇虽然小,而其历史却是有年头了,据说远在13世纪,很多西班牙人为了躲避宗教迫害而从伊比利半岛渡过地中海迁徙而来的,在地中海的悬崖之上开始兴建自己的另一处家园,一不小心,却成为几百年后突尼斯的王牌风景。

  沿石板路逶迤前行,路边是售卖各种旅游商品的商店、还有追你卖一朵鲜花戴着红帽的老人;偶然一个露天的咖啡馆内,热情的侍者向你挥舞着大手,张着明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顶着一头卷毛,大叫着“你好!”我惊讶,在这距离北京十多个飞行距离的国家、在一个如隐士般存在在地中海边上的美丽小镇上竟然有人可以用中文问好!

  山顶上的CafeSidi Chabaane的露天咖啡馆,也许是西迪布塞最地势最有利的了望台,咖啡馆不大,沿着山建成,狭长一条,不知是用砖还是用土砌成的长条椅子上三三两两坐着面露幸福的各国男女们,喝上一杯浓郁的阿拉伯咖啡,或是香甜的薄荷茶,迎着风唱起歌,歌声穿过每条小巷,悠扬绵长。

  一侧,被淡淡绿色雾气笼罩住的,是浩淼如烟的地中海。

  埃尔·杰姆斗,罗马赋予的震撼

  经历过复杂的历史,如今在突尼斯的土地上,还依然四处散漫着各种文明的痕迹、各个时期的统治烙印。

  古罗马遗落的色彩

  公元前146年至439年,罗马统治突尼斯近600年,同时将欧洲文明带到了突尼斯。与此同时,罗马人修建的神庙、竞技场、露天剧场,遍布突尼斯各地,而其中,就有位列世界三大斗兽场之一的埃尔· 杰姆斗兽场;有人说,多少个世纪以来,埃尔·杰姆斗兽场以其雄伟壮丽、气势恢弘、布局科学、构造完美和谐,征服了所有的到访者,犹如埃及的金字塔。

  出突尼斯城沿地中海一直向南行,就到了苏塞城(Sousse)。途中经过突尼斯著名的手工业城市纳布勒(Nabeul),为了让我们可以一睹突尼斯彩陶的美丽,导游特意安排了我们去纳布勒的一家陶器厂参观,那家陶器厂隶属突尼斯国家旅游部管辖,因此标注的价格合理,所以所有物品都没有折扣,规定每样物品只能便宜一个第纳尔。

  苏塞开建于公元前11世纪。202年,古罗马人将其命名为阿德茹美特,而今,在苏塞城的地下,还依然有古罗马人修建的墓穴,绵延5公里、共有2400个坑道。不难想象,埃尔·杰姆斗兽场,也是这一时期的伟大杰作。去埃尔·杰姆斗兽场,还要从苏塞开车向南,直到快到距离马赫迪耶30公里的艾尔让(El JEM)小镇时,那古老斗兽庞大身影便隐约出现,它突兀耸峙,犹如一座巨大的城堡,在一阵阵过往的烽烟里回忆往昔。

  埃尔·杰姆斗兽场

  斗兽场建于230年至238年的罗马科迪安皇帝执政时期,它是古罗马帝国在非洲留下的一座著名的辉煌建筑。法国著名作家如莫泊桑、福楼拜等都曾专程来此观光,并将它描述为 “世界美妙绝伦的斗兽场”、“罗马帝国在非洲存在的标志和象征”。

  我想看这样的斗兽场一定是要在夕阳残血的傍晚,不巧,因为一路在赶时间,进入斗兽场是在正午,白灿灿的阳光照射的头上,把那高大的建筑都蒙上一层蓝色的青烟,古老的褐色一点也不柔软,没有层次,背着阳光,巨大的褐色身影就那样直直地压到我的头上,令我无法喘息。

  埃尔· 杰姆因巨大而威武,首先,就来自那1米长、70厘米宽、50厘米高的大石块,如同当年的吴哥窟让我难以想象,高36米、500个门,可容纳4万人的斗兽场全部都以此石材打造而成。不知,那石块是从何而来,也不知没有吊车装载机时代的人们,是如何将石块一点点地搭建起来,建成令如今的我们都为之惊叹的场景。其次角斗场是椭圆型的,长148米、宽122米,修建得如此规范,好似是有专人在此丈量过。千年光阴已去,角斗士曾经战斗过的广场上而今空旷无风,偶然有孤零的石块被单独搁置在一旁,似乎在沉思默想:想那雷霆万钧般的过去,想那角斗勇士的人生,想那记忆中多少次如血的残阳……

  斗兽场有好几层,不仅层层相连,而且每层都有拱廊通道,宽阔高大,构筑典雅。穿行其间,仿佛在古代城堡殿廊穿行,那些古罗马时期的石柱雕刻依然鲜活,蜡烛台依然存在,依稀,是千年前的灯火,依稀,是千年的喝彩之声。

  而今,突尼斯人对斗兽场保存完好,每年7、8月都会在圆形剧场举行大型歌剧和演出,成为古典音乐演出的最佳背景,看来,这古老的角斗场的神采不改,其心不改。

  凯鲁万,恬睡的圣地精灵

  因为远离海,凯鲁万是炎热的;因为远离沙漠,凯鲁万也是温情的。在突尼斯,无论是热还冷,一切温度都要用另一种事物去对比。

  以参拜的名义前行

  进入凯鲁万城是正午,路上行人很少,阳光下倏忽飘过的身影,也是一路看来的蒙面女人。初来乍到,被高温搅得一片昏沉的我,突然间一切神经被酒店里的那顿美味大餐鲜活起来,餐厅的侍者服务超级好、饭菜格外丰盛,而后便开始对酒店大厅里颇具风情的木制椅子以及女厕所前的标志——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头像颇升兴趣。因为厕所装饰豪华,特色浓厚,有同行端着相机在厕所里自拍留影,当然我也不例外。

  不仅是在突尼斯的人心里,在所有穆斯林的心里,凯鲁万是座圣城,位于城东北处的奥克巴清真寺,是北非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清真寺,而且是与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的清真寺齐名的世界四大清真寺之一。而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凯鲁万居住,没有认真地体会那那个伟大城市的血脉,没有见到传奇中那迷幻的曲巷粉墙金瓦,那三座壮观的清真寺,也是在高温与匆匆之中略过,却足以记忆终生。

  突尼斯的历史,比今日听来的《天方夜谭》还要古老复杂而神秘,但不管是经历了如何的风雨沧桑,而今也是阿拉伯人的天下,伊斯兰教的世界。

  哈里发的时代帝国

  哈里发东方阿拉伯帝国经过自644年至713年七十年的“圣战”,终于征服了突尼斯土地上的柏柏尔人,不仅将阿拉伯文化带到了突尼斯,而且通过伊斯兰教神奇地同化了柏柏尔人,不仅使柏柏尔人皈依了伊斯兰,而且使柏柏尔人这个种族从语言、文化到信仰、习俗完全归化了阿拉伯民族。而那座在朴素的色彩中绽放无数精彩光芒的奥克巴清真寺,就是此其间的一个经典之作。有着高大城墙的奥克巴已经成为凯鲁万的象征,高空之中,总有黑色燕子飞来飞去,在神的护佑下建筑家园。也许与安拉贴得如此之近,它们的一生就可以安宁了,哪怕高温酷暑。奥克巴最初的设计者是阿拉伯帝国第三次远征军的统帅奥克巴·本·纳菲,当他抵达凯鲁万时,意识到要治理一直生活在北非的流浪民众,除了行政的统治外,还必须用宗教从精神和思想上去控制和教化他们。于是,创建凯鲁万城之初,他就决定建两个机构——清真寺和总督府。

  纳菲的心思真是没有白费,他所建造的大清真寺不仅成为神的寓所,更成为突尼斯人最尊贵的精神领地,可以说,纳菲成功了。在继纳菲之后,凯鲁万人相继建造的神家园,从没有休止过:732年修建的大清真寺,而今已成为凯鲁万的标志;而1675年修建的具有土耳其风格的Sidi Mahrez清真寺,是众多游客追寻的目标;而其他众多的大大小小的清真寺在这个城市里被和谐地构成在一起。除了清真寺外,在城市环路内,有着占地270英亩的突尼斯麦地那,麦地那的建筑更有着与众不同的特色:曲折交错的街衢、拱状通道、胡同、死巷……纵横交错,在十座保存完好的古城门后掩映一个巨大的迷宫,有着古老的梦幻色彩,有人这样说,麦地那是传统的人类居住生活方式随着社会经济和社会文化的改变而发生变化的突出范例。

  因为时间的关系,前行的脚步是紧张的,即便是在凯鲁万中午的烈日之下,我们的车依然发动出发,前往清真寺去亲吻那个主宰了阿拉伯人千年之久的古老神灵。

  正午里的清真寺

  不夸张的讲,凯鲁万正午是炎热的,在这个热得下火的时刻在清真寺里游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那脚步应该轻悄,再轻悄,也许,是我在潜意识里害怕吵醒那午休的神?清真寺里真的是有午休的人,安静而甜蜜地睡在台阶上、廊下、走道里,没有人说一句话,没有一个人吵闹,突然间,我想清真寺不仅是阿拉伯人的精神家园,也许是他们一生一世的家,有了清真寺,也许,这个庞大的曾经以游牧为生活方式的民族就不再流浪。

  也许,我们的善良使安拉也想让我们开开眼界,在清真寺里还没转一会,突然间,我们就听到一阵阵的“咯咯咯”的高喊声,而且是几个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听当地人一讲才知道,原因,今天下午,有个五岁的小男孩要在清真寺里举行割礼。当地人还告诉我,在伊斯兰教里,割礼是相当重大的人生礼仪,行过割礼之后 ,这个小男孩就成为一个真正的穆斯林了。

  看来,我们来的真是时候!

  伴随着咯咯咯声的越来越近,一群穿着穆斯林传统服装的人群出现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打扮得异常鲜艳美丽,正是她们一直在用手放在嘴唇上,像男人吹口哨那样,发着激动人心的高亢的“咯咯咯”声。而人群中,就是那个穿着月白色、戴着花冠的“小王子”,两手被人们牵着,用好奇的眼睛看着身边的一切,在过几分钟后,他就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穆斯林了……穆斯林的割礼是由宗教的领袖尊贵的长者进行,我们是不能参观的。

  出了清真寺的门,阳光依然炽热,照射在来来往往的阿拉伯人的身上,我想,在这里,他们的心也如这阳光一样。

  托泽尔,沙漠中的故乡

  我曾经真的梦想过撒哈拉的样子,是一望无际、是荒芜人烟、是远处一个驼队的身影、是近处一个绿洲的感动……总之,由三毛的那本书开始,撒哈拉就开始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我发誓一定要去看看它——那个巨大的令人痴迷的沙漠,它的一切,是不是,符合我所创想的所有词语。

  城市的灯火

  撒哈拉是此次行程的最后一站,几天前车子从沿突尼斯城出发,开始是沿地中海南行,后来穿过凯鲁万西行,而今要一直向西向西再向西,去寻觅我那个梦里寸草不生的天堂。

  一整天在车连续的奔波,眼看着身边的棕榈树变成了橄榄树的庄园,再由橄榄树变成一片夜色中看不见南北的山脉,连绵、庞大,一眼望不到头,车,如同眨着眼睛的萤火虫在渐黑渐浓的夜色中探索——糟糕,迷路了!司机来自突尼斯城,即便他再能干,也不会对全国的地理都了如执掌,我们终于在一个小镇的岔路上迷路了。

  问路、找路,再次迷路;再问路、再找路、再迷路……三次迷路,一次我们是向阿尔及利亚的边界方向开去,一次是回到了原路上,最终,小镇的岔路都被我们走了个遍,问了无数个大街上的行人之后,我们才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一脸疲倦、连续驾驶了十多个小时的司机再次上路,这次,远远的看着前方的车,在车灯下,绝尘而起的,是一片如雾的沙色。

  忍受着饥饿,当车在一片灯火前停下来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撒哈拉的边缘。Tamerza Palace酒店可真美啊,有着撒哈拉的沙子做装扮,防若一个灿烂辉煌的沙漠古堡,使经过一路艰辛远行而来的人顿时有着全身心的放松。

  放下行李,连忙就跑到饭店的露天广场去吃东西,还没来得及吃,突然,我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在露台的一侧,竟然有一片巨大的沙山屹立在那里,天上,是闪烁的星光,清淡如水的半月;远处,是城市的阑珊灯火。突然间,我觉得很温暖,那远处的灯火就好似故乡的细语,以最温柔的手抚摩我的心,想那远方大漠里行走的驼队,也是如此的感觉吧!那半月,仿佛有着最纯真的笑脸,让在月光下的人们安静、平和。

  这是撒哈拉的月夜,让每一个流浪的人惦念,让每一个流浪的人感动。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离开大漠中的古堡,在参观过一个被废弃的古堡之后,我们的车又沿着大漠的边缘公路上继续前向,这是最后一站——托泽尔城,杰里德地区的中心,那是这次随车向导默罕默德先生的家乡。

  离家乡近了,默罕默德先生的话也多了起来,滔滔不绝地告诉我们托泽尔不仅是撒哈拉的绿洲,是补给站,还是著名的椰枣的故乡。托泽尔的中心地带有面积达1000公顷的椰枣树林,共有20万棵椰枣树,出产的椰枣最著名,受到全突尼斯人的欢迎。每年10月和11月是椰枣收获的季节,一棵椰枣树每年能产100公斤椰枣,每棵椰枣树的树龄能达到100年。而最好的椰枣是有着透明的琥珀色的椰枣,这种椰枣还有一个奇怪而形象的名字叫“光的手指”。

  而棕榈树也是托泽尔的主要植物,在这一带种植棕榈树已经有几百年了。人们用泉水浇灌着这片土地,维持着这片绿洲脆弱的生态平衡,每一片土地都是一座三个层次的园子,其中耐力最强的植物保护着最脆弱的植物:水果在棕榈树的树阴下生长,蔬菜则生长在水果树下面。

  我一边听着默罕默德先生骄傲地介绍,一边看着窗外荒芜人烟的戈壁渐渐地出现了绿色的生机,接着就是零星的建筑、米黄色的,像沙子的颜色;而墙上、房屋最神奇的是米黄色的砖砌成的各种几何图案,这种装饰方法,像一种古老的魔术突然间在现实世界复活了!没有来过沙漠的人,怎么可能想象到,在这个遥远的地带,有着一个有着如此魔力的城市!

  高温的中午

  托泽尔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沙漠动物园。

  中午的气温越来越高,我不得不像撒哈拉人那样用头巾把自己的脑袋包裹起来,避免被晒伤。动物园管理员是个瘦小的老头,穿着宽敞的蓝色袍子,依样给我们介绍——狐狸、骆驼、狼、蜥蜴、蛇……每一种动物,都不同与绿色丛林里的,它们的身上带着沙漠的颜色,或赭或白或黄,都睁着警惕的眼睛,打量着我们这群天外来客。据说,撒哈拉沙漠里的中午,最高气温可以达到60多度,实在难以想象那些弱小的生命是如何带着坚韧的性格一直生存下去的。

  最后,蓝袍管理员向我们展示了一面满是白骨的墙壁,那上面挂满了在撒哈拉里因为缺水而死亡的动物骨头,令人惊怵,也许,它们来自沙漠也就要还自沙漠吧!

  去城市里转,是在高温的午后,据天气预报说,当时的气温有48度,一想到明天一早就要乘飞机离来这里,我想就算是再高上个十来度,我一样愿意用自己的双脚去一体验这个城市一切。

  一出空调充足的饭店的大门,我的周身就好象被一个巨大的刚从蒸笼里拿出来的毛巾给严严实实地从头到脚地裹上了,身上的每一寸毛孔的呼吸中都只有两个字:滚烫!空气是滚烫的,隔着鞋,我也能感觉到脚下的路也是滚烫的,抬眼,那些米黄色的墙壁、花纹也都是滚烫的,而那些路边的棕榈树,却依然挺拔、依然翠绿、依然楚楚动人,这就是无人能控制的生命力啊!同那些弱小的动物一样,都一样有着勃发的生命力。

  撒哈拉的故事

  看过星球大战的人不会忘记,那壮观的场景、奇特的基地,从托泽尔驱车一个小时,这个星球大战的基地就展现在眼前了。

  进撒哈拉的人们都选择在傍晚时分,因为那时气温相对要低一些,起码不会令我们这些在绿洲长大的生物因为干燥和灼晒而出任何问题。但经过正午在高温下两个小时的徒步活动,我想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随同我们前往的马库斯却怕得要死,死拉活拽非要让我们每个人都戴上帽子、围巾、擦上防晒霜……当我跟他说不会有大问题时,他气得几乎要翻白眼。

  旅行面包车换成了四轮驱动,突尼斯城来的帅哥司机也换成了当地的撒哈拉“战士”,一切都开始有进军的味道了!当有模有样的道路消失后,在吉普车掀起的烟尘之后,隐约之间沙丘开始出现在眼前,我一颗心开始狂跳不止,那是梦了多少次想了多少次的撒哈拉的沙丘啊!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进撒哈拉首要吸引的,就是马特马塔星球大战的外景地。那片如月球表面的地貌,搭建着一各个奇形怪状的小圆形屋,还有几个貌似火箭发射器的东西,十分古怪。还真是难为乔治·鲁卡斯,为了拍一部传世之作,不远万里,深入到如此边缘地带。

  看过了星球大战的基地,接下来就是撒哈拉的男人们逞威风的时候了!我们的司机都是土生土长的撒哈拉人,穿着与沙土接近颜色的衣服,酷似几名风尘大沙漠里的勇士,让他们感到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把四轮驱动开到一座高高的沙丘之上,而后在我们的尖叫声中俯冲下来!

  沙漠的日落如同沙漠的性格,或来得平缓或来得迅疾,一轮鲜红的夕阳在我们还没来得及凝视它时便落到地平线的上方,可惜没有漫天的晚霞,也没有残阳如血的壮丽场景,可听着那风吹过沙的细微声音,我却依然觉得很知足,在我的心里,撒哈拉,是故乡,是温柔如梦的。

  回去的路上,在两侧的树丛里,我们看到了几只狼在黑暗中踯躅而行,它们,也以撒哈拉为家,更以撒哈拉为荣。

  攻略

  气候:突尼斯北部沿海平原及山区属地中海气候,年平均气温18摄氏度;中部属热带干燥草原气候;南部属沙漠气候,年平均气温在20摄氏度以上。

  签证:持护照、护照尺寸照片两张、机票定位单、工作单位证明信和个人陈述信,前往突尼斯驻北京的大使馆办理签证。突尼斯驻华使馆一般发给自发证之日起一个月有效期的一次入境签证,办理签证时间为1周。突尼斯驻华使馆的签证官员态度甚好,可以讲流利的汉语。签证可以代办。咨询电话:010—65322435。

  交通

  卡塔尔航空公司于今年新增加了北京和上海直达突尼斯的航线,要在卡塔尔首都转机到突尼斯市;

  每天由北京直发多哈:航班号为QR 899 ,起飞时间为23:50;飞行时间9个小时,于次日凌晨04:25 抵达多哈。返程为:QR 898,起飞时间为:23:40。时差为5个小时;

  多哈至突尼斯:航班号为QR 568 ,起飞时间:13:10 ,抵达突尼斯时间为18:00

  返程航班号为:QR 567 ,起飞时间为12:15,抵达多哈时间为18:45;飞行时间为5个小时,时差为两个小时。

  若是考虑在多哈停留时间过长的话,可以去头等舱的休息室,只是需要另加部分钱。

  详情可查询卡塔尔航空公司的网站:http://www.qatarairways.com/?chinese;卡行全部为空客,设施先进,使你在全程都可以享受来自卡行空姐的全面而周到的服务。

  货币:突尼斯第纳尔。1美金≈1。3第纳尔,1个第纳尔又有1000个

  电压:为220伏,两圆柱形插头。国内去的旅客要为您的电子设备配备转换插头。

  电讯:中国国内的GSM与突尼斯的兼容。

  餐饮:突尼斯的食物以阿拉伯饭为主,最有名的国菜是“COUS COUS”,突尼斯人平均每三天都要把COUS COUS当一顿正餐吃一次,其做法是将肉类与蔬菜煮熟再掺进香料后上面铺上小米饭。

  住宿:对于背包客来讲,每天的花费在10~20美元左右就可以保证你在突尼斯境内的简单住宿。但是如果你的经济比较宽松的话,突尼斯好的宾馆和饭店都非常多,其中:在突尼斯市可以选择入住:

  突尼斯市:Africa Hotel;马赫迪耶:Melia El Mouradi Mahdia ;杰里德地区:Tamerza Palace

  在托泽尔:Palm Beach;这几个酒店的环境和设施都各有特色,绝对可以使你在突尼斯有着温暖如家的感觉。

  博客特别提示:突尼斯是伊斯兰教国家,禁食猪肉,参观清真寺或博物馆时,不可穿露背装、短裤和高跟鞋等,应尊重当地宗教风俗。

  参考网站:突尼斯国家旅游局网站“www.tunisiatourism.com”。此网站是突尼斯国家旅游局专门为外国旅游者制作的,读者可以从里面得到有关突尼斯各个景点的介绍和酒店预订等众多信息;而中文旅游网页也在制作中。

  [下一篇]维多利亚港:风姿绰约的红尘 [上一篇]一个人,烂在西街的日子   
突尼斯 醒来无梦

本评论只代表清新椰香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清新椰香观点

网友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热门评论主题

·土耳其,第一次的亲密接触(4)
·吉林雾凇:冬天里的春天
·一个人,烂在西街的日子
·突尼斯 醒来无梦
·维多利亚港:风姿绰约的红尘
·走近非洲三大怪湖之燃烧的湖
·冬临碣石 以观沧海
·背包行走之泰山
·广州湾,一个美丽的地方!
·鸡鸣驿 烽火邮亭路
·背包族行走另类装备
·玉龙雪山的美丽
·石马桃花仍是看点
·土耳其,第一次的亲密接触(5)
·海下湾:温柔的蓝色避风港

-->
每日资讯 网物导购 图片交易 网络热议飞羚工作室
Copyright@77E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06011668号
联系方式:coolcools@163.comQQ:189074 Powered by 飞羚工作室
关于清新椰香 | 广告服务 | 合作咨询 | 联系我们